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两岸体制的差异及根源  

2012-12-05 15:08:12|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拟就两岸政治体制的差异及其原因做探究,孰优孰劣、孰真孰假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里所讲的政治体制或政体,是一个将宪法学上的国体、政体、国家结构形式三者合成的概念,并非仅仅指“政权组织形式”。

              一、两岸政体的外表差异

两岸政治体制的差异,从外观看,体现为以下多个方面。

(一)宏观政体差异

1、大陆政治体制

(1)中央政体

大陆的法定政体,是“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全国人大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常设履职机关为人大常委会),下辖国务院、中央军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四大中央职能机构。其中,国务院“向全国人大负责并报告工作”,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向全国人大负责”(但无“报告工作”提法),中央军委,仅主席“对全国人大负责”,不是整个机关对人大负责,更无“报告工作”义务。全国人大代表由省市自治区人大选举产生,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及各部门负责人、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等均由人大或其常委会选举产生或审查同意后任命。

大陆的实际政体,是“党领导一切”的体制。在中央,中共中央为最高权力机关,中央政治局为常设履职机关,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为最高常务执政集体,为中国大陆最高权力核心。党中央附设半平行独立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党中央直接领导全国人大、国务院、(国)中央军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政协。全国政协非法定的国家机关,仅为统一战线组织,但实际享受国家机关待遇。国务院、(国)中央军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既对全国人大负责(体制形式上或程序上),更对党中央负责(实际上)。一切人事任免、法律立废、政策拟定,均由中共中央内部议定,再交由全国人大形式上通过,即所谓“把党的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

(2)地方政体

法定政体: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为地方最高权力机关,政府、法院、检察院均对人大负责。省、地市州盟人大代表由下级人大选举产生;县、市、区、旗人大代表和乡镇人大代表,由公民直接票选。地方政府负责人、地方法院和检察院负责人及审判员和检察员,均由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任命。

实际政体:各级党委为地方最高权力机关,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政协均直接对党委负责,政府、法院、检察院也形式上对人大负责。地方一切重要的人事任免、规则立废、政举决策,均由党委把关。

(3)央地关系(国家结构形式)

    大陆实行单一制(中央集权制)地方管治体制为主,地方坚决服从中央,特别行政区完全自治(港澳)和民族区域有限自治(五大自治区)为辅的国家结构形式。内地省级地方政权基本上为中央代理机构性质。地市州、县市区、乡镇均为各自上级政府代理机构性质。乡镇以下为村,系自治组织。城市区以下设街道办(派出机构),街道办下设居委会,居委会系自治组织。各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负责人均为上级委派并经同级党代会、人代会选举程序确认。

2、台湾政治体制

(1)“中央”政体

台湾原实行“五权分立”制,现名义上保存五权虚架,实为“三权分立”制。原设国民大会(代表人民行使“政权”)为最高权力机关,下设总统,再设立法、行政、司法、考试、监察五个院(受国会委托行使“治权”)。这一体制,经1991至2004十余年间的七个阶段“修宪”,国民大会被取消,监察院被改为“准司法机关”,于是实质已改变为“三权分立”体制。立法机关:立法院;行政机关:总统、行政院、考试院;司法机关:司法院、监察院、最高法院。实际上,考试院、司法院、监察院已经没有什么重要职权,更多只有保留五权象征的意义,所以台湾实际上已经确立了立法院(立法权)、总统率行政院(行政权)、最高法院(司法权)“三权分立”体制。“总统”、立法委员,均由台湾全体或各选区人民直接投票选举。司法院大法官、最高法院法官由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任命。

(2)地方政体

台湾实行地方自治制度,原以省为最高自治单位。“冻省”后以市县为最高自治单位。原23个市县,现改为20个市县。台北、新北、台中、台南、高雄5个直辖市即“五都”,另有15个县市。每个县市设议会(立法权)、政府(行政权)、法院(司法权),实行三权分立。五都市长、县市长及都市、县市议员,均由选民直接票选产生。地方法院人事任免,不经地方议会。台湾高等法院、各县市地方法院的法官,均由“司法院”人事审议委员会决定任免。

(3)央地关系(结构形式)

台湾的“中央”与地方关系,系“央地分权制”性质。“宪法”明确规定中央和地方的权力界限。在自治权限范围内,地方拥有完全的治理权。其地方自治权的范围,由“宪法”和《省县自治通则》、《直辖市自治法》加以明确规定,仍属于“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下的地方自治,与联邦制下的邦州自治权有差距。

在5个直辖市下设区,区下设“次分区”,下设里、邻。在15个县、市之下设乡、镇、市(县市下辖的乡镇级市),此下再设村(乡下为村)、里(镇、市下为里);村、里之下再设邻。其“次分区”,约似大陆的街道办,是派出机构;其村、里,约等于大陆的村、居委会;其邻,约等于大陆的村民小组、居民小组。每一级基层组织,都是自治单位,村里长、乡镇市长、县市长、五都市长均为人民直接选举。五都议会、县市议会、乡镇市民代表大会的议员或代表,均由各区域人民直接选举产生。

              二、两岸政体的精神差异

两岸政治体制的外形差异,其实是背后精神差异的反映。因各自宗奉的精神、价值、义理不同,两岸政治体制才形成了巨大的外形差异。这一差异的形成,有很复杂的历史原因。两岸政体的精神差异,主要体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国家性质观

1、大陆:坚持马克思主义国家观,“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认为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是阶级压迫或阶级专政的机器。“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我们的国家是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的机器,不是超阶级的公器。

2、台湾:“中华民国基于三民主义,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国”。认为国家政权是全体国民的共同福利组织,不提阶级属性,不承认阶级斗争。认为国家政权是全体国民共有、共治、共享的超阶级“公器”。

(二)根本制度观

1、大陆:“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强调“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强调我们根本制度以“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为灵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这一原则落实为“权力一元化”(一切权力归于人民代表机构,最后接受党的一元化领导)。坚持“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坚持“三个统一”(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统一)。执政党代表人民永久执掌国家政权,以通过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努力进化至共产主义社会。

2、台湾:台湾没有申明任何特别制度类型(包括“资本主义制度”)为自己的“根本制度”并特别强调捍卫。只强调国家政治制度的“三民主义”原则及“民有民治民享”原则。其根本制度坚持“分权与制衡”,坚持“三权分立”原则,坚持议会制(一院制),坚持多党制,坚持司法独立。

(三)执政党派观。

1、大陆:大陆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国家一切事务的绝对领导(“党政军民学、工农兵学商,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坚持“党指挥枪”、“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坚决反对“军队国家化”。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是“革命政党”,不是资产阶级民主型(走议会道路)政党。党代表人民永久执政,反对多党制或政党轮替制。执政党“总是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其他八个党派定性为“民主党派”,是“参政党”,不是“在野党”。除八大定型党派外,不允许在成立任何新政党等政治组织。党组织建立在一切国家机关、国办人民团体、国有企事业单位、基层自治组织、公立教育机构内部并起领导作用,外资和私营企业、私立教育机构、民办社会团体也逐渐建立党组织(但未强调领导作用)。

2、台湾:台湾实行多党竞选轮替制,目前有108个独立政党,无固定执政党。某党籍“总统副总统”候选人获胜,则该党即为“执政党”。某党籍“立法委员”胜选获得“立法院”过半数席位,则该党为“国会多数党”。如不过半数,则需联合他党执政。“总统”选举、“立法院”选举获胜者为同一党,则为强势政府;若不同党,则为弱势政府。公民可以自由组党,坚持“军队国家化”或“军队非党化”。除议会党团活动、选举期间政党辅选活动外,任何执掌公权力的机关(包括政府、法院、军警)内不得有任何党派组织活动,教育机构(大中小学)也不得有党派组织活动。

(四)人民地位观

1、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必须依靠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已经结成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有各民主党派和各人民团体参加的,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我们的“人民”都是有阶级属性的概念,只能是国民中的绝大多数符合上述条件的人。但由于“剥夺政治权利”的“权利”和“适用对象”范围比较广泛,所以我们的“人民”似乎是指所有未被剥夺或限制政治权利的“公民”(实为“国民”,不过宪法上没有使用“国民”概念)。

2、台湾:“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具有中华民国国籍者为中华民国国民”。“中华民国人民,无分男女,宗教,种族,阶级,党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其“国民”、“人民”都是无阶级属性的概念,包括所有有国籍的人。台湾的“宪法”没有使用“公民”概念。

(五)人民权利观

1、大陆:在“人民权利”或“公民权利”之外,不太喜欢一般性“人权”概念。认为人权有阶级属性,反对超阶级的人权观;强调人权是特定历史或物质条件下的人权,没有超时代的人权;强调集体的人权,反对极端个人主义的人权;强调主权高于人权,反对人权的国际干预;强调人权系通过阶级斗争而夺取,反对天赋人权说。认为人权的最大要害是“生存权”,保障了生存权就保障了最大的人权,就是人权保障较为成功的标志。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六大自由(权利)与选举权被选举权一样当成“政治权利”可以通过刑事审判剥夺。同意”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提法,但不同意“新闻自由”提法,强调“新闻舆论的正确导向”、“以正面宣传报道为主”和政府对新闻舆论的管理控制。

2、台湾:强调“天赋人权”,强调人权的超阶级性,认为不能以集体权利压倒或废弃个人人权,承认人权国际监督干预的正当性(人权高于主权)。强调个人基本人权、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三者(三个层次)共同构成一个有机整体。其“褫夺公权”仅仅包括担任公职权(“为公务员及其候选人”)、选举权(“行使选举罢免权”之资格)、票决权(行使“创制复决权”之资格),不包括言论出版机会结社游行示威。特别强调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人民除可以通过投票直接选举“总统副总统”、“立法委员”、各级行政长官和议员(代表)之外,还可以以通过“全民公投”方式复决“国土变更案”、“修宪案”、“总统副总统罢免案”。

(六)法律权威观

1、大陆:坚持马列主义法律观,“法律是一种政治措施,是一种政策”。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是阶级统治工具,也是社会管理工具。不承认“法律至上”(认为既为工具就不可能绝对至上)。认为党的方针和政策既为法律的指南,就有实际上高于法律法规的权威。强调“三个至上”(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和法律至上。“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不过,“追究”常常没有实际程序途径,除了行政机关的具体行为行为可能成为行政诉讼的对象外,政党、人大、政协、民主党派和国办人民团体的一切“行使公权力”性质的行为尚未进入“司法审查”程序(亦即不能成为诉讼的对象)。行政机关的抽象行政行为(制定一般规则的行为),也没有进入“司法审查”程序。

2、台湾:台湾强调“法律至上”,强调一切权力来自法律,一切权力受制于法律,一切国家机关及官员的权力活动都在司法审查的监督之中。司法院大法官会议统一解释宪法、法律、法令并审判政党违宪解散案。“总统副总统”犯罪,由立法院提出弹劾案,由司法院大法官组成“宪法法庭”审理判决。

(七)司法权力观

1、大陆:不承认司法权是国家分权制衡的多元权力之一,只承认司法权的两重属性:一是“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的国家整体权力的一部分,是国家最高权力(全民代表权力、立法权力)之下的司法审判权;二是党领导下的或党政一体的国家权力之下的司法审判权。只提人民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检察职权,不提“司法独立”,认为强调“司法独立”就是否定人民主权、人大制度和党的领导。认为马克思“法官除了法律就没有别的上司”等观点再不适合今日中国。此外,将检察机关也视为“司法机关”,实则以检察权为司法权之构成部分。同时,在法律适用时,特别强调“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依法治国、公平正义、执法为民、服务大局、党的领导,实际上是强调当“依法治国”或“严格依法办事”有“政治性”争议或冲突时,就绝对服从党委领导和政治大局的需要,这就是“司法讲政治”。

台湾:特别强调“司法独立”。司法官产生虽有行政首长提名和议会同意,但其就任后行使审判权不受其他任何机关或个人的干涉。司法独立包括法院对其他任何机关团体个人的独立,也包括法官个人对法院、法庭和其他任何个人的独立。检察权仅仅被视为国家诉权,检察机关为国家诉讼代理人,检察机关附设于法院内部但独立工作。司法权可以对一切事宜进行司法审查,包括审判政党违宪案、总统副总统罢免案,没有受理案件的政治禁区。

(八)社会自治观

1、大陆:十七大报告正式提倡“基层社会自治”,自治的内容是“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官方认可的基层社会组织,主要指村委会、居委会、业主委员会、行业协会和各种经审批许可成立的区域性、职业性、文化性群众组织,不包括民间自发成立的政治性、思想文化性、宗教性群众组织。不允许自行结社会或成立社团。强调社会自治是“党领导下的基层群众自治”。另外,没有正式提“地方自治”,乡以上地方单位均为国家行政权直接管治单位。特别反对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争权夺利”型“社会组织”,强调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的辅政型“社会组织”观念。

2、台湾:既强调社会自治(人民团体自治),也强调地方自治(区域单位自治)。人民有结社自由,可以自行结社或组党,自行订立章程实行自治管理。所有地方层级单位(直辖市、县市、乡镇市、村里)均为自治单位,都有权以民主方式制定自治权限范围内的有关规范。

               三、两岸政体差异之原因

海峡两岸政体差异,是两岸法律文化差异的最重要表现,也是两岸法律文化其他差异的导因、基础或前提。两岸政体差异的原因何在?我们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去认识。

(一)精神宗奉差别


1、大陆:以德俄传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国家指导思想源头,以马列主义在中国实践产生的应用性、变通性理论体系(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理论、科学发展观)为政治灵魂。以这一理论体系为至高无上的思想权威和价值准则。这一理论体系以强调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为基础,以工农兵为主体的人民大众专享国家政权(人民民主专政)、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对国家的全面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主义理想为特征,强调国家主义、集体主义,并特别反对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为主干的资本主义(或资产阶级)思想理论、精神原则或价值观。

2、台湾:以传统西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民主主义、法治主义和近世西方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为政治的精神指南或价值标准。传承孙中山“三民主义”,认同西方民主主义的“民有民治民享”理论。除“三民主义”外,不再承认任何理论体系的“国家意识形态”地位。

(二)政体摹本差别

1、大陆:中国共产党以萌芽于巴黎公社、建成于十月革命的特定政体模式为摹本,后称“苏联模式”。新中国初期曾明确宣布向苏联“一边倒”。这一模式,是以工农兵代表大会名义上执掌国家最高权力和一切权力、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政党实际上执掌最高和全部国家权力的模式,即“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或“一切权力归先锋队”的模式,这是一个刻意对抗资产阶级政体以消除其分权制衡、议会道路、多党政治、法治主义、个人主义等弊端的政体模式。“社会主义”政体就是特别强调防范个人主义、自由主义过度滥用而妨碍国家、集体、社会公共利益等弊端,最大限度实现社会公共福利(消灭剥削压迫,共同富裕、共同幸福)的政治体制。

2、台湾:以西方传统资本主义政体模式,特别是美国式三权分立政体模式为摹本(孙中山受美国政治学说和宪法影响最大)。原倾向于责任内阁制、双首长制,现更倾向于美国式总统制。坚持传统西方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特别强调权力分立与制衡、法律至上、司法独立、多党政治、议会政治、地方自治、社会自治等政治基准原则。

(三)传统承继差别

1、大陆:大陆政治体制,其传统承继,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亦即承继了两个传统。一是近代传统承继,我们继承的是“北方吹来十月的风”在中国造成的革命传统。从五四运动,共产党建立到“工农武装割据”的革命根据地,逐渐形成了一个以“反资本主义”或克服资本主义弊端、“拯救资本主义危机”为追求的新传统。大陆政治体制正是这一传统的结晶。二是古代传统承继。我们对古代中国正统政治思想体系特别是自周公、孔子到董仲舒、朱熹、王阳明的儒家“道统”思想体系持彻底否定态度,宣布主要继承古代中国的农民革命与农民战争的“造反”传统(从陈胜、吴广至李自成、洪秀全传统)。不过,在政权的政治方略手段上,也强调继承被古代中国正统思想所公开否定(但暗中实践)的“法家传统”,但只取法家集权主义、严刑主义、国家主义及贬低宗法人伦、风俗习惯的主张,不取法家“缘法而治”、“事断于法”、“以法治国”主张。

2、台湾:台湾的政治体制,也有两个“传统承继”关系。一是近代传统承继,它继承了清末变法维新开启的政治传统,也继承了辛亥革命开创的政治传统。这两个传统的核心要害就是“模范列强”、“世界大同”,就是与国际主流政治体制争取尽可能一致,使中国融入世界自由平等民族大家庭。二是古代传统承继,它标榜继承了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孔至董仲舒朱熹王阳明“圣圣相传”的中国文化“道统”正统。国民党一直坚持的“法统”说即包含此两层意义。

(四)宗教信仰差别

1、大陆:大陆政治体制背后没有宗教信仰,仅以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为灵魂。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从根本上否定宗教信仰,认为宗教信仰是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但在现阶段承认人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不过没有指定《宗教法》加以规范;禁止宗教以任何形式干预政治,不承认任何宗教教义的政治意义。对宗教可能产生的危害(宗教活动对政府管理秩序的危害、宗教教义对国家意识形态教育的危害)持高度警惕,各宗教组织接受国家宗教局和民政部领导,严防“五大宗教”以外的民间宗教活动。大陆近乎独立自创的“天主教”自选主教,不接受教皇国委派,其并不为世界各基督教承认。

2、台湾:台湾政治体制,从宪法上讲,并未强调任何宗教为国教,未以任何宗教教义为国家意识形态。但是,体制创始人孙中山、蒋介石等均信仰基督教,其政体摹本系在西方基督教世界形成,于是当然包含着基督教的信仰。基督教的“平等”、“自由”、“法权威”三大基本观念,成为西方资产阶级政治体制的灵魂;台湾的政治体制当然承继了这一宗教信仰背景特征。

(五)创制团队差别

1、大陆:大陆的政治体制,其创业团队或创建团队,以《解放军将领传》700余人范围为基础统计分析,除少数出身富裕农家(所谓富农、富裕中农)、城市小资产阶级家庭之外,绝大多数(约90%)出身于湘鄂赣川陕甘晋冀鲁豫地区的贫苦农民、底层市民、厂矿码头劳工或各类工匠家庭,文化程度普遍较低。这一队伍中除了极少数家底好的曾留法留德留日(勤工俭学)之外,绝大多数在参加革命前没有出过国。参加革命后由组织安排的出国就是到苏联留学、休养或工作。其对西方政治法律制度没有正常学习接受机会,以及对苏联体制的观察了解,都是后来创建自我政体所凭据的知识和经历基础。

2、台湾:台湾政治体制的创制团队为国民党早期核心团队。按照《国民党百年人物全书》,国民党重要人物以江浙沪闽粤等地域地主、富农、官宦、企业主、商人、知识分子、华侨家庭出身者为主,少量为工农小贩等贫苦家庭出身。其文化程度普遍较高,且在英美法德日等资本主义国家留学归国的比例较高。其对西方资本主义政治法律制度的了解,以及其家庭所属阶层观念的影响,决定了他们对西方政法体制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接受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